🤔

Potatodungie:

如果梦中有梦,做梦者则没有任何能力知道自己正处于梦境之中。若做梦者无法意识到所谓的现实,则梦中梦,会衍生出更多的梦,因而形成无限扩张之梦境。

  

 

  æœ”州的小武士,一位爱穿白大褂黑布鞋的小武士,误入了江南的桃花林。

 

  æ¡ƒèŠ±æž—里尽是一片片迷人眼的烟雾帘幕,触手可及又相距甚远。携着花蜜味道的薄纱帘被不知来处的微风轻悠悠地敷上了脸颊,闭上眼睛的话,好像能听到从西域传来的琵琶羌笛与驼铃合奏的空灵乐声。再仔细听,又有钱塘湖边温和的马嘶声与柳梢头新芽抽出时的细微响动。

 

  æœ¦èƒ§é—´çå¼€äº†çœ¼ï¼ŒæŸ”软的丝制白帘穿透了身躯,将灵魂一丝丝地,温柔地从沉重的肉体中拥抱出来——小武士就像一弯细细的娥眉月旁,丝丝缕缕游离在恬静的月光中的浮云;也像躺在溪流中央激起水流的小松石;还有林间眨着炯炯双瞳的梅花鹿。

 

  å°æ­¦å£«ç›ˆç›ˆåœ°ï¼Œå…¥æ¢¦äº†ã€‚

 

  æ¢¦é‡Œæœ‰å­¤é›¶é›¶çš„太师椅、端庄高贵的青花瓷样的地饰、在幽谷里回响久绝且漾出灵动涟漪的滴水、衣袂飘转如樱花瓣柔软而凌厉的东洋女忍者、小案上印着雪梅的精致瓷器。

 

  çµé­‚是无影却有形的生命,双手握不住器物,却能牢牢抓紧万物气息,探知拥有无限可能性无限生命力的某支体系。太过清白以至于被世俗洪流染成坚硬亮色的桃花,朵朵瓣瓣,钝与软,虚与真,融化在枝头,灌于混沌而简朴的太极卦阵。景物推移变换,万物移神移位。墨色于日光彩雾对比中更显锐利低沉,却又带着东方湿润的海气与南山隐逸的竹风。黑与白于旋转不止的极阵之中藏匿又互寻互唤着。"我是你"“来找我吧”。你被束缚着却又自由不羁,流水会从指缝中倾泻,梦中梦愈加会挣脱条框的锁链不住蔓延。

 

  ç™½å…‰æŸ”和,于不息变幻中巧使妙计,毫无章法而又富有韵律的一招一式,掀起蓬莱岛上的茫茫云雾;墨色压抑,于夜色深重中悄然拉伸,小心翼翼而又张狂桀骜的一瞥一掠,惊起楼兰城外卷卷黄沙。透过江南圆润的窗洞,能瞧见赤红石壁前的一株南国软柳。亭台楼阁、朱墙碧瓦。上扬的屋棱下多少莺燕来回往返,衔走多少南国润土,也带回多少北国残雪。

 

  ç»ˆäº†ï¼Œæ¼«å¤©æµ…粉,或许是桃花一坞中的东洋一梦,也可能是扶桑一国里的桃酒一梦。小武士静坐在帘内,一个黑卦黑布鞋的小武士。

 

  


"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,胡蝶之梦为周与?周与胡蝶,则必有分矣。此之谓物化。"   â€”—《庄子·é½ç‰©è®ºã€‹

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🤔 从 牛奶告罄日 转载了此视频